什么要进军海外市场500万之后长城为

2019年02月10日 14:19

  2018年,在国内汽车市场整体遇冷的情况下,长城汽车全年共销售新车105.3万辆,继2016年和2017年后,连续第三年突破百万销量大关。哈弗SUV实现全球累计销量突破500万辆,成为中国首个进入500万俱乐部的专业SUV品牌,并一举创下了连续9年蝉联中国SUV销量第一的记录。

  1月13日,为庆祝哈弗SUV销量突破500万辆,以“领跑中国,逐鹿全球”为主题,长城汽车在保定的哈弗技术中心举办了哈弗全球500万盛典暨全球战略发布会。魏建军详细介绍了哈弗未来的技术研发、智能网联、新能源发展规划,并正式发布了哈弗“5-2-1全球化战略”——利用5年时间,实现单年销量200万,成为全球专业SUV第一品牌。不仅如此,魏建军还表示,“中国品牌全球化是必然趋势,在未来的发展中,哈弗必须要走出去,打造有全球竞争力的产品,成就有全球影响力的品牌,成为全球SUV领导者。”

  500万,是哈弗SUV历经13年的累计销量,是奥迪进入中国市场30年的销量总和,也是中国汽车产业在2004年全年的产量总和。那么,站在500万销量之上的长城为什么要“走出去”,又将如何“走出去”?

  魏建军:由于国内市场非常好,大家专注国内市场。其实,关于“走出去”战略我们也试了很多水,制定了系统的规划、策划和有长期的战略布局。我觉得哈弗五年后海外的销量达到20%以上,甚至更多,这一种可能性还是有的。

  “走出去”一定要有一个标志:一个是销售战略、一个是品牌在海外的认知度、认可度以及客户到底有没有更好的体验。我觉得中国汽车行业走出去也不是一个什么新鲜事。以前我们买东芝的电冰箱、买松下的录像机,而现在我们的电视机、电冰箱、洗衣机,例如康佳、海信等家电品牌都“走出去”了,只不过没有获得汽车产业这么大、这么高的关注度。我认为中国汽车汽车企业“走出去”是一个必然,中国一定是从“汽车的引进大国”变成一个“汽车输出大国”,我们具备这样的条件。其实,自主品牌在这几年从产品的品质、做工、产品配置一点都不输给合资。

  魏建军:哈弗对“走出去”战略的定义不是说一定要进入高端发达国家市场,这也要分定位!比如小米在印度卖的很好,跟定位有关。“走出去”不是代表进驻全球最高端国家汽车市场,我认为在国际市场打造一个有价值的汽车品牌是最重要的!而不是一个纯粹高端的品牌。

  当然我们哈弗,尤其是下一代产品策划是根据“全球化的平台” 打造的,全球化平台是有差异化的,它讲的是一个平台的概念!从全球化平台和共通化的差异性,到每一个国家地区适应的法律,以及还有一些本地的政策都有差异性!比如说咱们中国有消费税,比如像俄罗斯有公里征税,再有就是全球气候环境、使用状况等,都要在“打造全球化”产品前期策划的时候都要将这些差异做一个细分。所以哈弗一定在某一个国家及地区划分都有具体差异性的规划,比如说欧洲高端市场,其余基本上都是在“低端市场”或者是“新兴市场”。

  至于如何进入高端?中国未来更高端汽车品牌先进入高端市场。中国还有一大优势,就是我们的电动车,包括智能互联这些都有非常大的优势。我们现在可以这样讲:电动车进入高端市场比较有优势。

  魏建军:确实有一定的阻力,比如我们对法规的理解。实际上“走出去”商品的特征也特别重要,比如说我买一个洗衣机,买完了就算完,有一点售后也不大,但是汽车这种产品的生命周期管理是非常的不容易。它有带安全的属性,有很多挑战。汽车绝不是消费电子,它一定是要看十年的战略才行,没十年,成功是不太可能的。需要用两代产品做一个国际化教育,有很多挑战,我们现在的策略基本上都是本地化,我们把产品,包括法规分出区片来,都要落地。无论是我们的印度团队、北美团队,要长时间的关注、去研究法规,实际上,进入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,基本上是本地化团队来去招募和组建。

  我们也要学习日本、韩国、我们中系也要联合出海,我们共享物流、采购包括生产方方面面都可以合作。所以我觉得汽车市场负增长不是坏事,会让我们的思维和观念产生很大的变化。2019年车企之间的互动频次会加强,我觉得一定要超越体制、也要超越地域的关系,也要超越产品品类的关系,大家都可以互相帮助。确实“走

  我觉得汽车产业不像家电或者是手机,它们的生产方式比汽车要简单很多,生产设施简单,物流也简单。在国际上对于汽车,有很多地方政策,各国的政策和地区政策,比如说油耗的问题、安全的问题等,每个国家的法律问题都不相同,但是我觉得“走出去“是非常非常有必要的,要取长补短、发挥各自的优势,还要有序竞争,今后一定是这样的方向。

  严格来讲,没有容易的市场,真的不容易。所有的市场都被大公司占领了,我们肯定要做出差异化来,产品力要足够,不会太容易。比如电动车,假如说某一个市场推行电动化,我们会上来的很快,这个我们跟欧美日韩差得不太多。例如我们到印度去,印度汽车市场像我们国家30年以前一样,它的消费能力差,法规和咱们国家完全不同,铃木在这里占了45%到50%的份额,这就需要一个时间和方法。

  魏建军:到海外去,从我们现在的经验来看,重要的是首先还是产品力。尤其是较发达国家对品牌不像中国关注度那么高。虽然很多中国人买外资品牌,实际上自主品牌确实比外资要好很多。我们出去,反而有一种优势,就是看产品力,不在乎品牌。当然在品牌方面,我们也会按照自己的规律,做品类品牌,我们的哈弗、欧拉、皮卡都是分出了品类。

  我们长城也讲出口质量,不是说占一个出口份额。长城的车出口价格高,别人卖得便宜,我们卖的贵。我们坚持在海外不能赔钱,也是按照这个目标来。汽车是对批量非常敏感的一个产业,生产过程中生产1万辆和生产1万2千、1万3千的成本增加不太多,反而,量越大,研发费、固定资产、人工费都会大大摊低。所以实际上,海外市场是给我们增加了国内的竞争力,当然国内卖得多也可以增加海外的竞争力。

  技术研发:哈弗已在全球建立了包括智能驾驶、智能网联、新能源、造型等八个研发中心,在硅谷设立了新技术孵化实验室进行最前端的超级技术研发。在未来5年,哈弗的全球研发总投入将超过300亿元。

  智能网联:哈弗将以基础技术、用户思维、个性化服务,三位一体构建全场景化智能服务体系,配合万物互联平台,构建一个5G全球智联生态,满足全球24大语言区的用户需求。

  新能源方面:全面探索插电混动、氢动力技术SUV产品,已开发第二代串联、并联混动技术;2023年前,哈弗计划推出12款新能源车型,其中,哈弗混联式高压HEV产品将在2021年量产;2022年,哈弗氢动力SUV将在北京冬奥会上亮相。